你在这里

潮起潮落-澳洲找工记录 + 续集 + 大结局

Panda 的头像
Panda 于 星期一, 17/10/2011 - 13:55 提交

前面的部分以前发过,现在一起整理出来,修改了点错别字,理清了段落。看了这么多在澳洲的工作经历,我也出来show以下吧。

Season 1 留学澳洲、移民、入籍以及失业

1200 HOURS 22 AUG 2009, SAT

我是极普通的一个人,国内连4级都没有过就出来了,2004年10月先读了15周语言,把IELTS和学校的考试糅合在一起才勉强过关,读了Dip of double master,一年的,先混着再说。这个读书啊,可真难,国内学工科的,现在让我直接读MBA课程里边号称最难的科目Contract Low,还是block mode,上来就挂了,老师比较有名,可比较仁慈,说我的major不是MBA,所以让我补考,下学期开学补考。赶快饿补,终于过了。学习经历就不再说了,重点就是:平时没有打工。没钱了,只能在假期住农场打工赚点小钱。就这样,第一年马上就过去了。

在我去农场之前,在朋友的指引下,投递了一个搬运工的职位,在机场。就在12月23号中午准备打包回家的时候接到了一个电话,那个寒啊,基本上什么也没有听懂,我想搬运工怎么都问了这么长的时间,都半个小时,难道他们不心痛电话费么?最后几句听懂了:“Our office is based on xxx, not in your city. Would you want to come?” 我当时就晕了,搬运工就在我的城市啊?最后厚着脸皮问了你是什么公司啊?做什么的?那个人沉默了一下告诉我,我曾经在大学的career hub 网站上投递过他们公司。我考,我都想不起来,但是我仍然告诉他:“我愿意”。然后小声地告诉他,xxx city在那啊?我在的地方已经够小了,他的地方暂时没有听说过呢。还有我的学业怎么办?再次聊天,发现我们学校在xxx居然有分校,连转学都不用了!我愿意在1月份国去一下看看,但是我还要回来打包。然后,那个人就告诉我,往返机票给我订好了,告诉我他就在机场等我。我考,这么有诚意,我马上就被感动了,去吧。

第二天,做着传说中的玩具飞机(10个座位,前两个是飞行员的),一个劲地感慨,那个老板怎么这么爽快呢,原来是这种玩意阿。到了xxx,满身大汗(被飞行员吓得),被老板接到,大约45岁的中年男人,最显著的特点:少了几颗牙:)。我坐上车,聊天才10分钟,就到了公司了?!这么近哪?这个城市规模应该很小了?到了公司,一开门一个印度小伙面对着我(后来在知道他只有1/4印度血统),Rezan,How is doing? 我晕晕乎乎的,没有回答,自己想:”how is doing"啥意思啊?然后公司另外的一个40岁的女的,RPEQ(registered professional engineer in QLD, the highest engineering qualification in QLD and Australia),她也问了好,因为我这次听懂了:“how are you?”:)最后老板跟我聊,问我只不知道欧姆定律、如何计算感抗、容抗等等,我考,我大学虽然是混过来的,虽然拉普拉斯、傅立叶变换不怎么搞得定,但这些东西肯定没有问题的阿。然后老板就开始说,起薪按照全职算,36k。我一听,挺美的,对于我一个学生而言,挺好的了。但是突然想到,我tmd还是学生,工作又限制啊。老板就说,那这样,一周三天, 22.8小时,给你折算成20小时。这样行不?我一听,行啊。然后老板说,2月初由AutoCAD的training,一共四天,分在两周,你要来。我就委婉的表示了我要回去打包搬家,老板就再次给我订了过来的机票,training第一周之前的。其实我够没有敢告诉他:哥们14岁就开始玩AutoCAD 了,从R12就开始,虽然完的不多,但是没有吃过猪肉还没有见过着跑?我从12岁就玩电脑的电脑经验就白混了?

2月初就来培训吧,第一周完成,中间还有7天时间,我就又回去了一次,他所有的东西都搬过来了。这次实在没有好意思再让人家订机票了,反正QLD的火车学生有半价。此后,就开始了3年的职业生涯。

刚开始的时候,比较顺利。此后,很快,三个月以后,来板就和我商量能不能full time,我经过多方打听以及我的判断,做出了full time study + full time work的决定。看到这点,大多数人觉得我吹牛,可是没有。我双学位(Dip以后就是正式Master),IT的科目在第一年就修了6门,总共要求至少7 门,我就第二年一门IT,而且是project course,不用上课的;所有的MBA学习都在周末。为什么不怕打工超时呢,因为

1 xxx的移民局的办公室很小,只负责working holiday & tourism的签证

2 缴税的时候,每三个月以公司名义替员工的税,但是之后到end of financial year,ATO才能得到员工的详细报税记录。

3 我5月中开始fulltime,这个财政年根本看不出我工作时间比较多。

4 下个财政年?哥们年底就毕业了,毕业就申请pr,6.30的时候基本上pr就下来了(事实上晚了几天,因为sb Australian Computer Society 的混蛋员工,后话)。这个时候你查我打工超时,菜都凉了。

5 ATO和DICA没有紧密联系!关键。(现在貌似有紧密联系了)

这样,就度过了极其紧张的一年。

2006年底,哥们毕业了。期间经历过一下大大小小的职业上的波折。我进了公司才发现,这个老板给人的第一印象很好,但是它根本就不是一个合格的manager,朝三暮四,家庭不快带到工作上,等等。其中有一次,在做QA评估的时候,我跟Ergon Energy(local power supplier)的人在打电话,询问我为什么这么做设计不行,老板就很不礼貌的几乎强行让我把电话挂掉。我当时也有点sb,为了公司的利益,过了半个小时,Ergon 的人给我打电话商量另外的一件事的时候,我又提出了我刚刚的问题。这时候,老板刚完成QA的事情,听见了大怒,让我挂掉电话把我叫到外边非常无礼、粗鲁、凶狠(省略若干形容词)的骂我:“ How dare you are! I told you fucking not to talk to Greg. Give me a fucking excuse............" 我当时几乎就像立刻辞职,但是理智告诉我我不能那么做。虽然很多一流的管理学者告诉我们:“当员工出于公司利益而尽心的活动,无论妥不妥当,无论对于错,员工都不应当受到指责“,但是这个老板根本无视任何管理经验,我是一点没有办法。我回去平息了一下心情,把东西略略收拾了下了,就下班了。晚上老板就给我打电话道歉,关于他的态度。第二天我去公司,在我以后进到公司里两个八卦女都很惊诧得问我”你不是被解雇了么?“我笑了一下,没有回答。这就算这么过去了。但是,其中一个八卦女很快就辞职了,同时告诉我因为看到我的遭遇,她不敢在这边了。

以后,还有很多事情,很多都是我自己的问题,用中国思维来去跟来外打交道,人家就很不爽。就这么磕磕绊绊到了2007年下半年,我的薪水老板主动上涨两次,36k-40k,然后40k-44k。这个时候那个印度小伙突然辞职了,这个时候,公司只有我一个experienced designer,那个RPEQ不怎么作设计,基本上只负责audit & certification,剩下的由两个刚进的新手还有那个剩下的八卦女。这个时候,来板就突然给我谈话,然后主动给我加薪到60k! 哇60k,在我这个城市的华人界,打工仔60k的薪水根本就是传奇。等到发薪的时候,我怎么觉得好像老板算错了,怎么是65k呢?问老板,老板告诉我65k就是他最后的决定。我考,65k,这个时候觉得天时那么蓝。

此后一直就那么过来了,那个时候(我现在自己分析),我就开始翘尾巴了。开始对于老板的决定开始说三道四(用我的MBA的学位和学习经验),这个时候公司仍然离不开我,我自己能负责整个公司业务量的30%-50%。2007年底和2008年中,我回国两次,机票钱公司出2/3,福利挺好的么。这个时候,我踌躇满志,觉得自己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事实上我错了,完全错了。

2008年,次贷危机的影响,影响整个澳洲的房地产市场,公司的业务跟房地产息息相关。2008年中到2008年底,老板的脾气越来越大,我的容忍能力也越来越弱,最后到了2008年11月,大家都挺不住了,老板就给了我 2weeks notice,然后因为还有点业务,我又延长了一周,12月初,我失业了(不是我一个,三个月走了四个人)。

这个时候,是我人生的低谷:花钱大手大脚,我跟我女朋友一人一辆车,这个城市里所有的朋友有异口同声:你们真tmd奢侈;没有了经济来源怎么办?找工作吧。一搜索,发现我这个行业的工作真不好找:好的职位都在那些电力公司的内部,剩下的整个QLD里边,不在Brisbane的非电力公司从业人员不超过 20人!我操!这个时候,我虽然pr没有两年但是我已经是citizen了(参阅2008.7.1入籍新政策),可是我仍被某些不负责任的朋友告知我仍要满两年才能拿失业救济。我只能等。好在我gf在做parttime,我们还有着够两年用的积蓄。其间,我 2月底参加了Ergon Energy的一个中级职位的面试,跟我以前工作极大相关。我信心极强,向着非我莫属,除非Ergon里变的designer申请这个职位,但是根据我的情报,没有。一直等到5月份,晴天霹雳,HR告诉我:”you were unsuccseful"。妈的为什么呢?第二天,那个面试我的manager打电话告诉我由于结构调整和财政原因,HR强行把这个职位取消了,虽然他和另外一个manager都想要我(这个职位属于双重管辖,有两个不同部门的manager管辖)。我x,欲闷死了。

7月初,pr满两年了,取centrelink一问,x,根本不是那回事,citizen没有任何等待期!就是说,我当时刚刚失业就能拿救济!md,马上注册准备领钱。

8月初,Brisbane City Council有一份职位,和我以前工作经验较为相关,而且要两个人。我头一天递交上申请,打电话给HR,第二天电话面试,第三天要求我去 Brisbane面试:一共面试6个人。hoho,6选2,几率蛮大的。信心又有了,参加完面试,觉得发挥还不错,一周以后,HR发信居然又是 unsuccessful!我考,没有天理了,打电话,HR支支吾吾了半天才告诉我以前他告诉我的信息不对:现在是面试8个人,其中还有一个 internal,只找一个!让我窝火的是我排第二!而且路费时我自己掏腰包。妈的,找两个人的话,我不就进去了么。这个打击还不算什么,八月十六号,这个广告句然后放出来了!我草!打电话过去问,人家干脆告诉我:“我tmd就是HR,我想怎么找人就怎么找人,上次找一个,我这次再找另外一个。”这不是 tmd 玩人么!第一次广告上明明白白的找两个人。郁闷到极点。最后,那HR安慰性的告诉我:“ you are still showtlisted however you will not be required for a interview as the interview has been taken for you."

这个心情的郁闷阿,无与伦比。稍稍让人安慰的是,8月14号,一个公司让我去Briabane面试,经过商谈时间定在8月21号早上11:00,就是昨天了,因为周一到周4我还要争点小钱。就在周四晚上,我check email的时候,神灵保佑,我阴差阳错作的发现在spam里边有一封信(诅咒gmail,我的邮件分类多了,spam在下拉菜单里边),是 Brisbane一个公司发信,说对我有那个一丁点兴趣。那个邮件阿,真叫一个婉转,半天都没有看太懂什么意思(后才在知道,写信的以前在IBM里边作过 supervisor,水平很高啊?高的看不懂)。仔细研究以下,仔细地回了一封信,告诉他们虽然他们找drafter而且这个职位不是很高,但我有信心完成,而且我也有意愿去Brisbane。我告诉他们我第二天去Brisbane,而且我给他们大约9:30打电话联系。

8月21号早上,哥们4:30就起来了,6:00的飞机,没办法,是贵的机票中最便宜的了。刚刚到Briabane,在airtrain上刚刚电话开机,有个不认识的号码就过来了,说是昨天的那个写信的人,然后把电话转到managing director那边,那个哥们也干脆:”based on your experience and qualifications, we will NOT consider you as a CAD drafter."我晕,你8:30不到给我打电话,就是告诉我这个的啊?结果后边的话真是峰回路转,“I may be considering to put you at a higher position." wowo,真是动力啊。马上他就问我,”I understand you are having a interview at 11:00, however, is there any chance you can come to us to have chat first between 9:00 and 11:00?" 我晕加兴奋,有这么加队的么?再说我已经约好11点了。而且,第一个面试点到他们那点要27公里,不是很近那。我只能很抱歉的告诉他,“ I am really sorry that I can not go to your place this morning. I will be free approx after 2:00pm. Does it sound fine to you?"那个哥们就爽快地同意了。这样临时加进来的interview不知大家碰上的多不多。

到了第一家公司,过程的艰辛我就不说了,Briabane的朋友知道Acacia Ridge在哪里么?好远啊。面试不到半个小时,HR单枪匹马问问题。值得一提的是,小、中公司面试一般比大公司、政府面试随意多了,主要是个人技术、意识、工作态度。不像大公司,要打分,问问题非常具体,还要假设场景问问题,考验你的能力。HR问完了,把他们的engineer请过来,一齐问了几个技术上的问题,其实就是drafting的技术,很简单。看了看我以前的samples,就这么结束了。最后告诉我,周一或许有结果,薪水60k。

一脸的不相信,不相信interview就这么结束了。马上奔向Morningside,参加下一个面试。紧赶慢赶,还是晚了将近半个小时,还好我提前告诉他们我可能会晚。即使这样,面试迟到是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大(省略若)的忌讳阿!我心里马上就紧张了。这个时候,祸不单行,航空公司发短信告诉我今天晚上飞机晚点两个小时!我考,合着我大概12点才能上飞机了。

到了公司,楼下转了一分钟,愣没有找到门,不得已,打电话找到那个公司的前台下来接我一下。到了公司,那个给我写信的adminstration supervisor先跟我打招呼,然后老板就过来了。往office里边一看,我觉得自己怎么这么sb,西装领带皮鞋;他们公司的人都是很随意,看得我晕晕糊糊的。直到老板解释说"Fridays are casual"。不然的话,我都觉得自己太另类了。(下边经历我自己都有觉得扯。)

老板和一个senior electrical engineer到我到办公室,也没有问我任何问题,先是滔滔不绝介绍自己,senior electrical engineer,然后公司,行业,Brisbane的这个行业的结构,基本上有小半个小时,基本上没有给我说话的机会,我只能被动的点头,”恩“作了解状。然后,老板给我介绍员工,自豪的说那个主要的designer刚刚拿到master degree,我只能做了结状,因为我怕我投简历的时候被说是over-qulified,就把我的master degree拿掉了,而且我也因为这样被拒绝过三次。最终老板告诉我他绝对不会找我来做图,说那样就是over-qulified,他试图把我直接放到 designer的位置上。这个时候我也笑了,我就告诉他我也有master degree而且是双学位。boss和那个senior electrical engineer都无奈的笑了。下边,没有让我再说什么,直接问我,趁着没有下班,我能不能暂时不要走,跟他们的几个designer聊一会,我只能说 yes。又将近过了一个小时,直到快下午4点,那个senior electrical engineer都要撤了,因为周六是他50岁生日,这个时候老板就向我发出verbal offer,三个月试用期,然后转正;每个月公司如果完成他们的taget budget,每个员工都有award;每6-12月有performance review;17.5% leave loading;还有等等,听我的那个平静阿(我也不到怎么回事,这个时候因该激动啊)。最后说,今天太晚了,下周把offer用邮件寄到我的xxx市地址,具体上班时间,他希望31号能来。我那个寒阿,哥们最少也要两星期吧,搬家,跟朋友道别等等我,就算开车过去也要两天啊。我建议下个月7号,不过话没有说死,等到offer到了可以再具体协商。薪水呢,可以说不错,跟我的期望稍稍有点距离,但实在是个经济环境下就不能要求太多了。这份工作的薪水不好给我以前比较,因为我这个地方的平均薪水就很低,65k已经算是相当nb了,而且我以前实际上是属于designer & drafting supervisor,以前手下有4个drafter。

经历了8、9个月的失业,现在用从新找到工作,而且还是异地找工作。现在的高兴劲就别提了,连我gf都说我说话”嚣张“了很多:)。

有些感悟,在这里谈谈

1 西方社会的小公司很无情,毫不夸张地说,在我以前的公司里,我一个人最少给公司带来了至少40%的revenue,而且很多东西都是不能用钱来直接衡量的,例如市场-大量而较为便宜的设计将其他公司挤出市场,然后再提高报价。一旦市场极度萎缩,当员工没有办法发挥价值的时候,就会被害不留情的裁掉。

2 找工作运气很重要,有一次我找的中介,我的条件比另外一个人还得过,结果那个中介的人离职,tmd根本没有把我的信息给那个公司。等了一周是在等不下去了,直接联系中介的boss,问出那个公司的联系方式,发现两天前他们刚刚找到一个人在training!!!!!!那个公司坦言,我的条件更好,但是那个人已经在training了,一但满足他们的要求,他们就只能考虑那个人。我晕。倒霉死了。

3 找工作不是有志者事竟成的。Ergon Energy那份职位,谁也没有办法。两个manager都发话要人了,HR就是执意要取消职位。妈的,连我的面试开销也不闻不问。

4 但是,机会只准备给有志者的。努力并不一定绝对成功,但是成功一定离不开努力。

5 大公司、政府福利很好,但是他们宁愿要条件很差的internal applicatant,也不要条件较好的external,这个是没有办法改变的。根据我的内部消息(可靠性一般,从我刚刚拿到offer的那个公司听说的,因为工作关系,这个公司和BCC的那个职位的senior manager联系很多,他们已经听说是谁填补了那个职位了),Brisbane City Council的那份职位就给了internal的那个。

6 身份貌似不重要。反正这几个面试的公司根本就没有问我是什么身份。各位暂时没有PR的朋友们不要灰心哪。

Season 2 貌似nb

1300 HOURS 24 AUG 2009, MON

上回书说到哥们拿到了offer。么就感觉不对劲呢?运气差的时候到手的职位都能取消,运气好的时候offer一起过来!

今天中午,我第一个面试的公司打电话,告诉我他要make an offer based what we discussed on the interview,那我难道能说“兄弟不用了,哥们已经有offer么?”不能。我就答应咯。不管怎么说,先看看offer再说。

没有offer的时候痛苦,有两个offer的时候也痛苦,长远来看,两个都不错,都有着很好的前景。一天两个interviews,而且是异地,居然在这种经济环境下能把两个interview都给搞定,哥们的运气真不是一般的好……现在正在抉择中……

后来的经历证明,我的抉择错误。

Season 3 貌似nb,实际sb

0900 HOURS 1 DEC 2009

又一天开始了,可是我又已经失业了一小段时间了。我拒绝了第二个offer,去了第一家公司。刚开始感觉很好,但是后来发现,我跟老板之间有误解:我告诉他我对于overhead没有太多的经验,但是他仍然让我去做overhead,没有training。他认为根据我以前的应验,没有training,也应该没有问题。我个人无意对老板个人有什么说法,但是他自己是在这个行业里已经经近三十年了,貌似用他的行业经验来要求我这个没有三年的经验的人有点不公平啊,而且我以前的细节也有点不同。解雇的时间正处于我女朋友要来见我的头一天,现实如此残酷。

随后,我又踏入了找工大潮。这次,我犯了一个非常非常sb的错误:我明知道跟上一个公司业务很相近的几个公司,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尝试!后来的经历说明了我当时的行为错的非常明显。总在尝试明知道概率不大的非紧密相关的的公司,却放过的近在咫尺的机会。

Season 4 sb的时间过完了,春天总会回来的

1600 HOURS 7 DEC 2009 Mon

今天实在忍不住了,因为去中介面试,中介告诉我,最有可能雇用你的就是你以前的雇主或者你以前雇主的相关公司。我这时候觉得自己是如何的愚蠢。为什么不试试另外的那两家公司呢?于是resume也没有修改,甚至cover letter仅仅改了一下公司的名字和日期,发给了两家相关的公司。打电话过去问,A公司老板人不在,等等再说吧;B公司呢,倒是有个好消息,“来面试吧,不过今儿个爷没有时间,明天爷仍然很忙,后天再来吧。”那我能说什么呢?只能应着了:“奴才遵旨。”周三下午去面试吧。

1400 HOURS 9 DEC 2009 Wed

找了半天才找到地方,不由得感叹:“大城市啊,真是乡下人进城了。大地方果然不一样,连去各公司都需要45分钟。”小公司面试比较的不正规,老板Kent无非就是问问业务上的情况,根据你的回答比较你和公司业务的契合度。如果比较合拍就行咯。面试完毕,又是客套话:" I spoke to Simon(就是我第一个雇主) and he give a very positive feedback. I also call Graham (刚刚炒掉我的那个) and we have nothing bad for you. We are very glad to have you to attend the interview. We will  inform you after the decision once made. Even though we can not have you with us, absolutely we will see you in the industry." 我一听这话,心里马上就一忐忑,坏了,希望不大。第二个人肯定跟他说了很多,因为他们二十多年前在电力公司是同事,然后一起组建的公司,直到业务大了他们才把自己的公司独立出来成为现有的两家公司。这个郁闷那,当初不敢尝试公司B就是惧怕这个原因。走人把。

1600 HOURS 9 DEC 2009 Wed

正在city走着路,郁闷着。忽然电话响了,我这个烦哪:“丫谁啊,这个烦着呢,别惹……哦,Kent,是您啊,什么事,您吩咐着,小的听着呢。”还好没有上来就骂人。"After a careful consideration, I am pleased to inform to employ you."瞧人家这爷当的,多牛,根本就不说make an offer,合着根本就没有考虑我会不会去。也是,我这个条件,让去就去了。"What time would you want to start? Next Monday or or or tomorrow?" 行啊,为什么不呢?早一天有一天工钱。"This position is casual based but do worry. We have lots of projects to secure your position and we have other casual guys in which one of them has had more than 2 years casual arrangement." 话都到这份上了,还说什么呢,去吧。薪水当然有所缩减,不过由于有casual loading,实际到手貌似跟以前差不多,就是没有paid holidays了。哎,一分钱压死英雄(何况我貌似还是个狗熊)阿。呵呵,你别得意太久,哥们还有后手呢。须知后手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0800 HOURS 10 DEC 2009

上班去了,带着自己的电脑。郁闷阿,老的laptop,死沉。而且电脑已经将近6岁了,根本就是半残,一不小心某个夏天正在happy仙剑4的时候不知道到底把CUP还是电源管理模块给烧了,只能以低速频率运行,一块好好的Pentium M 1.6变成了Pentium M 0.6……还好我有CrystalCPUID,慢慢摸索,发现最多能跑到1.1。就这么挺着吧。另外,这个laptop也是我的骄傲:6年了,木有重装过系统……nb吧。多次在病毒、木马的黑手下苟延残喘,但是哥们是妙手回春哪,也对得起MIT的学位了。

上了班,见到老板,就开始作introduction,匆匆忙忙作完,开始干活……而且又是木有training就开始干活了。那就在一个小小的team leader下开始干吧。同事里边居然有另外两个华人,一个算是半个老乡,另一个新加坡华人。那就开始磕磕绊绊的工作吧。

0900 HOURS 11 DEC 2009

nnd,怪不得要我进来作lighting,原来是苦力阿。那个的experienced staff和那个team leader的lighting经验还没有我多!计算软件也不顺手,非常难用,头一天至少有5个小时在熟悉这个软件。也是,我以前用的软件1850刀,而且还是美刀!现在这个家伙175澳币,不能比啊。算了,忍着吧。

总感觉那个team leader对我不是很感冒,我也理解:在做项目的时候,你手下人比你的经验还多,你处于一个什么地位?时不时来抢我饭碗的?我还没有那么nb到直接把人挤掉的分上,但是他们在项目上的经验不足倒是我能看出来。现在咱怎么也是个孙子,乖乖夹起尾巴做人把。

0700 HOURS 13 DEC 2009

今天是周日,可是我也起得很早。因为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面试。我7号接到公司B的同志去面试的时候,还有另外一家异地公司打电话了。有一个差不多相同类型的公司要找人,因为他们之中的一个伊朗的绰号bomber(后边告诉原因)的离职了。发小广告的的senior designer始终不见人影,GM直接跟我打电话。最好的事情是他要来Brisbane,不用我飞过去面试,耶。

九点钟就到了,还有半个小时呢,先去看看吧。刚一过去就看到穿那个公司制服的一个老头给我打招呼,我一个劲地觉得邪乎,我的简历上没有照片阿。难道的名字太东方化了?很可能,三个字的名字一共六个字母……

所后就开始了聊天似的面试,就是交换一下情报,他说自己的组织怎么好,自己的组织多么的前途光明,加入自己的组织生病不用吃药等等;我就自己吹自己多么强悍,自己如何b4过大型电力公司等等。一个面试,在双方亲切而友好的气氛下,就该组织的bomber同学将要着炸掉个建筑的话题展开的热烈而愉快的双边讨论。会后,该组织GM表示,将会对这个话题表示进一步的关注。

聊完了,看看表,都过了两个小时了。行了,面试结束,该干嘛干嘛去吧,我明天还要上班,要还跟其他中介联系接着找工作呢。

1700 HOURS 18 DEC 2009

今年工作最后一天了。跟中介联系不太明朗,始终没有一个确定的面试时间。准备咯,度假、去Syd接女朋友、顺便去研究一下bomber这个名字的来历。

0900 HOURS 21 DEC 2009

去第二轮面试了,还好我提前一天出发,在公司所在地休息一晚上,然后去面试。到了公司才发现,公司的办公楼居然猥琐的躲藏在depot后边,差点没找到。去了公司,见到了传说中的senior designer,就是大小广告的那个人,前些日子整天在NSW的内陆奔波,难关我联系不上他。那位bomber兄已经离职,无缘见面阿。看看那位仁兄留下来的东西,果然,两瓶果汁居然是美国制式手雷的模样,果然是中东来的,个性阿。

GM很忙的样子,没说几句话电话就来,电话就不断。等GM出去接电话的时候,我就想单独给senior designer表述,结果那个senior就说不用了,"we will make an offer to you anyway as GM was very impressed to meet you last week."我……那我上周客气的时候说要路过你们公司的时候,为什么你们不直接就make an offer,我路上来拿呢……

随后,他们到我到公司看了看,介绍了一下公司情况。最后就走人贝,letter of offer随后就会给我。可是这句话让我以后的两周都没有过好。

Season 5 春去春回来

到了Syd,接到女朋友,找到地方住下,心灵里那个焦急阿,letter 什么时候能到阿。哎,想也没有用,怎么着xmen & new year是没有人干活的阿。

话分两路,在我去Syd的路上,正在我刚刚开车进入Syd的区域,被一个比较sb的GPS指挥的团团转的时候,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中介重要出面了,一月五号面试吧,行不?当然可以了,再说,在Syd的路上开车打电话(虽然用耳机),那不是找事么,赶紧确定时间。这个该死的GPS,不是真正的GPS,就是 PDA加上GPS软件。一路上,不是让我在no right turn的地方坐right turn,就是让我在one way上边逆行,要么就是让我在traffic light前U turn!!!我tmd……在这个英明神武的GPS的领导下,我从newcastle - sydney freeway上边去ashfield,居然走到了收费路上,还好有cash的,收了我4.95。我真想把那个PDA砸了,可惜不行,不是我的,是朋友友情借给我用的。

这个honeymoon过的,挺好的。有offer的感觉真好。女朋友说要是老有这样的情况多好,有了offer,心理安定,就可以好好玩了。我说那不成,老有这种事情的发生,岂不是老背人炒鱿鱼?

1200 HOURS 5 JAN 2010

又回去面试了,还好,面试的地方就是我拿到offer的公司所在地。面试又是两个小时,这个感觉是有点晕了,敢情这个GM根本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样子的人!他们是做Custom Transportable Building的,广告要的electrical deisgn designer,但是面试完了我感觉他们是需要techincal support engineer,而且根building services联系比较紧密,不知道他们认为我这个做power distribution能给他们带来比building services的人更多的技能?他们自己可是做移动房屋的啊!这个中介也是瞎胡搞,还说我的背景有着最高的契合度……难道没有做building services的人申请这个职位阿?就等于只有一个人的比赛说我是冠军一样晕乎。

草草面试完,还是去拿我的offer比较保险一点。驱车直接去那个公司,因为事先跟GM联系好了,直接进门,拿到offer走人。没有当场签,那不是太跌份么。再说了,还要仔细研究一下offer,看看有什么可以更好协商的,例如薪水 :)

Season 6 得陇望蜀

悉尼的时候,发现Brisbane的一家不是在行业很知名的公司也在找人,要求跟我以前的经历非常相似。只是,那个广告12月23号下午才放出来,你想不想人给你联系了?一放假就到1.11,只能等着了。而且公司的邮件系统挂了!连resume, cover letter都发不过去……我X。

马上就周末了,过了周末就要回去再上几天班了,一是要进一步联系那个邮件系统挂掉的公司,看看有没有戏,毕竟,给offer的公司在外地,搬家可是伤筋动骨的大事情。

到这里,我估计我的找工历程将就会告一段落了,我对新工作还是比较有信心的,而且我明确告知新公司:爷要training,不然,想让马儿跑得快还不想马儿吃草,能行么?公司也表示了充分的理解。公司希望尽快去上班,越早越好……我还要搬家呢。

找工的过程,发生了很多可歌可泣的悲壮事件,现在给个小小的例子。我个人对于自己的东西比较不上心,不上心到那种程度呢,说出来你可能都不信:我连国内本科学位的公证件都没有读过,结果搞出了大乌龙……我是国内4年本科工科毕业,学位证上都写着“授予工科学士学位”,可是我的公证书上,那个翻译的sb公证员居然给翻译成bechelor of science!更可悲的是,以不但没有仔细看,而且根本不懂得bechalor of engineering 和 bachelor of science的区别。你还别怀疑,我移民用的IT移民,走的ACS,没有走EA,结果跟EA相关的东西都不懂。直道昨天在网上,嘀嗒网的工程师板块有朋友才告诉我,这就分别是工科学士和理科学士的英文,我X……小白了。大怒,立刻打电话回家,让家里去质问公证处。下午信息就反馈回来了,公证处把公证件修改了,改成我想要的,也是正确的东西:bachelor of engineering。以后事情麻烦着呢,还要找政府的overseas qualification recogition assessment从新评估(幸好免费),(这个政府机构也是晕晕乎乎的,你公证件英文写什么,他们也照抄什么,于是乎我就成了bachelor of science了)然后还要准备EA评估的事情。想不到移民数年了,连citizen都拿了,居然还要在做评估,杯具阿。幸好,EA对于有着澳洲学历的申请人不要求雅斯,不然这个时候考雅斯,指不定考出来几分呢……我看,我这么晕乎的人,也算是个人才了吧,出国留学人员里也算独一份了。

正是由于学位的事情,才促使了我的第二份工作的夭折。我根本就没有看过自己的公证件,也就是随手在resume上写到自己是bachelor of engineering,那个老板然我拿出公证件看到beahclor of science以后,很有可能(绝对)怀疑我在骗他,还说从前有个阿三哥也这么做过,当场就被fire掉了。我tmd冤枉啊,有工夫去申请个中国签证回去把那个公证员砍死……老板还够给我面子,没有当场干掉我,给了我几天缓冲期,继续观察,意思就是留校察看把。这个时候,紧张兮兮的,本来没有 training作东西就很困难了,这个时候怎么能做好工作呢。利顺成章的我也被fire掉了。

我ACS评估的时候也走了弯路,我最后一门课12月18号考试,来年2月5出成绩。我不愿等,打电话问ACS可不可以先把15门课的成绩+conditional completion letter给他们,排上队,然后补充材料,ACS满口没问题。材料补上去自己觉得万事大吉了。结果4月份来信告知评估不适合移民,原因:我递交申请的时候没有毕业!我X,我知道网站上的要求是申请的时候要求full completion letter的,但是我打电话时候你们为什么说可以呢?这时候就是干吃了哑巴亏,没有录音也就不乏投诉。最后交涉的结果很tmd让人可笑:在交易此前就可以了,什么材料都不用补了,只要交钱然后把applicaion form从新签名就行了……我X。抢钱真又招啊。不过,赛翁失马,焉知非福?只是因为从新排队,我的ACS approval 直到6月30才来,scan给了DICA以后,7月3号就下签了,赶上了新政策入籍,对以我的情况反倒能够提前将近一年入籍……但是,最最最杯具的事情:后来有人告诉这个有可能退税的!不过有人说不可以,另外有人说能跟职业扯上边:PR为了工作,而评估为了PR……